神罗天征

有时候我会觉得斑才是对的。 正像当初带土亲睹卡卡西雷切刺穿琳的胸膛,却无力回天,正像后来长门看着弥彦手刃小南,而无可奈何,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,现实终归是冰冷的。 这种情况下,谁又能不心生怨恨,毕竟人是有感情的动物。还记得小时候的带土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偷偷摸摸地拿出琳的相片,慢慢地俯下去在相片中微笑着的琳的脸蛋上印下一个吻痕;还记得年轻时的弥彦听到肋助在跟小南告白时,对长门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却赶快跑去质问小南是否接受了肋助。 但当你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孩被最要好的朋友戕害,此情此景,你又能做些什么。于是,无处宣泄的悲愤让他们转而寻找抽身地狱的途径。于是带土欣然加入月之眼计划,想要建造一个只有和平、只有爱只有自己和琳的世界;长门违背了当初弥彦创建晓时所说“晓,改变世界的黎明”,操控着晓把整个木叶带入了无边的暗夜。 这样的话,无限月读又有什么不好。斑切断魔象给予的力量,行将就木之时对少不更事的带土说:"也只有在梦中才会有永久的和平,你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,甚至是死人复活。” ”是复仇吗?”当弥彦说到“想要让一个人真正的理解自己的痛苦,就得让他留下相同的眼泪”这句话时,带土问。弥彦摇了摇头,说:“是相互理解。” 也许斑从一开始的观点就是对的,要不然为何弥彦也踏入寻仇之路。后来成为佩恩的弥彦在几乎把整个木叶摧毁地消失殆尽时,终于能痛快的将前世今生的心结打开,冲着这片已夷为废墟的土地大喊:”让世界感受痛楚!” 所以我才会毫不留情地反驳你,当我看到你说”世界少一个人多一个人,多一个人少一个人,没什么可悲伤的。”这句话的时候。 即使我阴暗、悲观、执拗,一如曾经的佐助那样冥顽不化,都未曾停下奋斗的脚步,因为这个世界上应该还有一个小樱那样的女孩,无论我多么的不可理喻,都始终耐心地、微笑着投以期许,让我坚定地相信,整个世界自有它存在的意义。
LEAVE A REPLY
loading
正在赶回来……